青空的伯爵

关于网剧化,希望大家都来看看。

鹿夜&:

两边都发一下。为了我喜欢的那个作品那些人,必要的努力还是要做。
听闻全职高手要影视化,作为一个萌了好几年的全职粉,有一些请求:
首先,我了解影视化的必要性和影响力,也尊重所有人,包括影视剧的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的劳动成果。
但是也正是因为影视化会有巨大的影响力,所以作为一个纯粹地喜欢着书中的角色的小粉丝,我希望能避免所有和三次元相关的纷争,相信这也是各位演员的粉丝们不愿意看到的。
全职高手的粉丝们在lofter已经发展了好几年,这里是我们自娱自乐的一块地方,这里所有的tag都是每一个粉丝的心血,是对于全职高手这部作品和里面所有角色的爱,我希望无论影视化结果如何,我们都能够保留住这块净土,让虫爹的全职和所有角色的喜爱者们永远有一席之地,有家可回。
因此,我呼吁大家,无论对影视化满意与否,都不要将纷争带到这里来,和影视剧相关的讨论(包括截图、讨论是否满意、是否合适、吃糖、感叹等等),都请在角色或者cp名前面加上官宣以后剧版决定使用的剧版tag,和现有的tag分开来,不要带现在的tag,因为角色永远只是角色,只存在于书中,永远不可能和任何现实中的人等同!因此无论你的态度如何,都请给这些纯粹的角色粉丝一些空间,保留我们耕耘了好几年的这块净土,感谢所有理解的人!
为了防止奇怪的人阴谋论和懒癌发作就大号上了,总结重点:
1 原作tag与剧版tag严格区分,所有影视剧相关讨论请走剧版tag。
2 不要在角色tag下讨论演员演得好不好。角色是虚拟人物,无论演员演得好不好,也不是那个人,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
3 不要在cp的产出中使用任何演员和剧版相关私设,容易让人二三次元不分。如果有,请走剧版tag。
4 原tag不接受融入真人元素的产出。请不要同时打原作tag和剧版tag。


【先换成宣传稿写的tag了。有变动再修改(再次赞美lof


【单人tag取人气top榜的五位加沐沐


【欢迎各cp自行复制发布,因为转载换tag不算,必须发新的。所以建议原封不动发这条,带你想带的tag。为了集中热度请附上这条的链接鼓励大家过来点红心蓝手


【鼓励转载,鼓励任意平台扩散】


【【突然想起来,大家赶紧私信各家太太,让太太选好lof专有的商业保护标签和禁止二次引用防止有人盗文盗图!!!(虽然可能也防不住但是先上道锁总是好一点】】


【wb地址:http://weibo.com/1919466274/F7s98pDF9?pcfrom=msgbox&type=comment


转发记得带#全职高手#】


【评论里用任何形式提到演员名字的我都会删除,保持割裂

狗崽 孔乙己.paro(?)

零小食:

  妖狐一到了寮里,所有正说着话的式神都看着他笑。夜叉叫道:“二突,你又被大天狗肛了罢!”


  他不回答,对神乐说:“来四针女加二暴击。”便排出九万金币。


  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被大天狗肛了罢!”


  妖狐睁大眼睛说:“你们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亲眼看见你偷穿了大天狗的六星满15针女套去撩妹,被吊着打。”


  妖狐涨红了脸,尾巴上的毛都要炸起来,争辩道:“偷御魂不能算偷……御魂!……情侣装罢了,能算偷么?”接着便是些更难懂的话,什么“生活美学”,什么“共同财产”之类,引得众式神哄笑起来,寮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终有一日[上]

广域寂静:

那位约我lo上见的GN看这里!士郎厨的士金!虽然这一小段里闪闪完全没出场而且还有一点士郎中心的倾向= =






虽然说出来会令熟悉的人大跌眼镜,但是卫宫士郎确实没有使用令咒就让吉尔伽美什陪他一起转战世界为了和平与正义而战。


 


“那个金闪闪居然会答应你?怎么可能!世界一定是在我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发生了异变!”远坂凛连一贯的优雅大小姐形象都维持不住,失手将红茶杯摔在地上,七零八落粉碎成渣正如她的世界观。


然而她自认识卫宫士郎以来的高岭之花优等生形象一贯挂不太住,而卫宫士郎偏偏又是不可以常识估量的论外人类,所以她只是瞬间就平复心情,弯腰用手指轻触碎片施展修复术式。


 


金色的王并没有和卫宫士郎一起来到远坂邸,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不想见证弱者之间的惺惺相惜与恋恋不舍”。


否则就算吉尔伽美什与士郎契约之后人畜无害,她也不敢如此直接的将自己的感受表现得如此明显。


 


碎片违反常理的重新聚合,叹了一口气,她将完好无损的红茶杯递给士郎示意他为自己添茶,一边说道:“不过仔细想想倒也符合那个目空一切的王的性格啦,要满足他那种从他人的悲剧中获取愉悦感的变态嗜好的话,跟着士郎去往那些充斥纷争战乱的地方也确实是最佳选择了。”


 


以并不失礼但却与狼吞虎咽相差无几的速度消灭桌上茶点的阿尔托利亚难得的停下进食皱起了眉,显然骑士王的孤高王道令她对吉尔伽美什将人类视若蝼蚁的态度感到厌恶。但是同是违背常理留在现世的servant,第五次圣杯战争又无明显的胜利者,她早已学会相看两厌的同时相安无事。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抛出了惊人话题的卫宫士郎穿着围裙为远坂凛添茶,行云流水一如他尚只是一介有个中二理想的不那么普通的高中生,但是远坂凛与阿尔托利亚都明白这个虽然年轻就已白头的青年早已成长到超乎常人想象的强大。不过传说中的自由佣兵在与故人相对喝茶时,那份战场上历练出的坚毅铁血似乎都被温和的邻家少年的气质洗褪。至少在这些人面前的他,只是卫宫士郎,而非令人闻风丧胆的佣兵emiya。


 


“我这次来,大概是和你们道别的。虽然有点像给自己插旗,可是估计下一次的行动过后,我与你们联系也不方便,姑且就先在这里说一声‘再见’吧。”


卫宫士郎平静的说出了仿佛永诀的话语,但是内心却波澜不惊没有一丝动摇。


 


当他刚刚成为一名佣兵时,也曾想过终有一天自己或许会彻底与和平的日常告别,他以为自己会踌躇迟疑,他以为自己会眷恋不舍,然而这一刻终于到来时,他却能平静如斯仿佛毫无留恋,干净利落的把自己流放进“那边”的世界。


 


离开远坂邸前,他留下了自己的保证:“我不会让‘再见’变成‘永别’。”


与他共同经历过圣杯战争的战友明明红了眼圈,却仍然微笑着祝福他武运昌隆。


 


这是多么可爱的过往啊。


然后他毫不拖泥带水的将之舍弃。


现在的他像极了那个“魔术师杀手”,又与那个“魔术师杀手”截然不同。


 


现在,他的身边,只剩下了吉尔伽美什。



【金弓】陪我,等待终局 【金士】番外 异常的消遣

Nobody knows...:

*可以单独看的番外


 




“来跳舞吧。”


黄金的辉舟上,高踞王座的王者忽然这么说。


空洞的目光转向他。显然受了过大刺激而变得迟钝的大脑并没有理解王的意思。


“来跳舞吧。”王重复了一遍,起身走向蜷缩在维摩那红毯一角的少年。


“哈?”黄铜色的双瞳勉强亮了一亮,少年略微恢复了神智。他发出表示疑问的单音。


“我说,来跳舞吧。”










什么啊,这种奇怪的话。王总能用无理取闹的要求唤醒他作为“人”的感情,暂时延缓他的崩坏。


世界在毁灭,人类在自己的罪孽中灭亡。恶的诅咒杀人,死亡的怨恨诞生新的诅咒。侥幸逃脱的人则逃向高处,苟延残喘。


脚下尽是火焰与浓烟。废墟。死亡。死物被破坏的喧闹与活物死的静寂。高处的维摩那傲慢悬浮着。


天空的“孔”还在不断地溢出红黑色的诅咒。


到底是怎样的杂种能存活下来,到底有多少杂种能活下来,这结果还得一段时间才能揭晓。


所以王需要消遣。需要这个被自己承认过的少年。






带着一身血迹,不顾右臂仍在渗血的断口,他单手将奄奄一息的少年按进黑泥里,让他亲身感受那种难以言喻的漆黑恶意。


“并不是针对个人,而是针对‘人类’这一物种本身。”三分之二神血的王如此宣告,“它的历史够长了。长到积累的罪恶足够毁灭自己了。”


在此起彼伏的嘈杂诅咒中快要丧失在战斗中便几近湮灭的神志时,少年被捞了起来。


啊,理解了。


人的幸福是被人亲手破坏的。


只要生存着,人类——便会永远重复这样丑恶的轮回。


在这个人的怀抱中茫然仰望天上漆黑的“孔”,周围是燃烧的废墟。十年前的地狱重现了。


——那么,再次被留下来,不必接受制裁的自己,又算是什么呢?


“你已经合格了。十年前就通过了测试。”


“能砍断王手臂的杂种,自然应该得到些特权。”


因为这样傲慢的理由,活下来了。


因为这样奇怪的理由,得以与王一起见证世界的终焉。






“我说,来跳舞吧。”


“……不会。”干裂的双唇翕动着,他勉强做出了回答。


“很简单的。”


他抓着他的胳膊强迫他站起来。那些除了约束,更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某种趣味的沉重镣铐“哐当”作响。


他把他揽在怀里。


“来,手放这儿。”他轻捷地钻进手铐间长长的锁链里,把少年的双手按在自己肩上。很勉强。他有点儿高。


“我迈步你就退后,我退后你就向前。”




士郎瞬间有种感觉。那个几乎死了的魂灵也在看着吧。


看着这场无意义的闹剧。


……然而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是“无意义”了。




在王的引导下,他浑浑噩噩地迈开步子。


“一,二。一,二。”


的确不难。他机械地挪动脚步,镣铐哐哐作响。而王甚至轻轻哼起了曲调。


很随意,很平常的那种小调。若有若无地,表示出他的好心情。


一,二。一,二。


重复的舞步有了变化,单一的进退变成被拥抱着旋转。轻微的旋转逐渐加快,到最后他觉得自己要被抛出去。他下意识地抓紧王的肩膀,一阵眩晕后发现自己被打横抱起。


“感到荣幸吧。王所承认的第一位臣民。”他注视那双曾经澄澈,现在却蒙上一层灰霾的眼睛,轻轻笑了。


然后落下一个吻。


微凉的吻落在颤抖的眼帘上,很舒服。柔软的触感慢慢下移,拂过脸颊,落在干裂皱缩的唇上。


上衣与长裤早就被黑泥烧灼得破烂,轻轻一拉就碎了。Avalon残余的魔力医治了肉体内部,皮肤上的黑色焦痕却除不掉了。


手指爱抚过那些丑陋的伤疤,激起一阵战栗。


……要做那种事了吗?他在身体的自然反应中漠然想着。






——要做那种事了。